Toronto·New

有中国留学生称 一对母女在卑诗和安大略开办的寄宿服务欺骗新留学生

一户加拿大寄宿家庭没有按承诺的水准提供服务,一群中国留学生及其家长正试图向其讨回数千加元。

住宿餐饮本应包含海鲜和炒菜,但家长说学生只有热狗和剩饭剩菜可吃

学生们实际吃的食物(左)与现已失效的网站上当初所宣传的食物(右)对比。 (Submitted by Jin Yi/www.cahomestay.com )

数位中国留学生希望警示其他留学生,一对在加拿大东西两岸经营家庭寄宿服务的母女欺骗刚抵加的中学留学生。

CBC与七位中国留学生及其父母进行了交谈,他们指称这对母女对其位于多伦多和卑诗本拿比的家庭住宿进行虚假宣传,并擅自违反住宿合约中的条款。

学生们描述称,住进去发现住家环境并非如广告所宣称的那样,屋主会给学生们吃热狗和剩饭剩菜,自己却吃牛排;曾被告知住家离学校很近,但实际上每天要花数小时往返。

许多学生都在提前搬出后试图追讨数千加元。

李丽梅的孩子曾在这户住宿家庭位于多伦多的住所寄宿,她说:"我想要回我的钱,我不希望任何其他学生遭遇我女儿一样的经历。"

'我好后悔'

2018年夏,李丽梅开始在网上为自己15岁的女儿安韬缙找住宿,她要从秋季开始在多伦多Loretto Abbey天主教中学开始就读10年级。

李女士在北京的家中通过微信用中文国语接受了视频采访,她说:"我希望安韬缙在加拿大念高中能有个好的开始。"她希望在多伦多念高中能增加女儿被加拿大大学录取的机会。

安韬缙与其他数万名中国留学生来到加拿大就读,他们的父母都怀揣着类似的愿望。

根据加拿大移民、难民和公民部的数据,2019年,有大约7万名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就读初级学校、高中和大学,与五年前相比增加了1万。

这一巨大的增长带动了学生住宿服务。

李女士通过微信为女儿找到了住宿,很多中国家长、寄宿家庭和安置中介机构通过这一媒合平台进行接洽。李女士称,一名叫刘佳的女士看到了她发在群里的信息,并主动表示可为安韬缙提供寄宿。

李女士说她清楚地表示,不希望女儿与男生同住,家里不能养宠物,因为女儿对猫狗过敏。

李女士说:"刘佳承诺她只接待女孩,没有男学生。"

李女士签订的合约里也写明,家里没有宠物。

 
提前搬出后,安韬缙等中国留学生要求获得房租退款和押金。 (Lisa Xing/CBC)

在2018年8月帮女儿搬家入住时,李女士考察了这栋三层楼的独立屋,感到很满意。

CBC记者查看了李女士的租赁合约,她在8月份女儿入住前已支付了为期一年的房租共20800加元。

我好后悔-  李丽梅

入住不到一个月,安韬缙给母亲打电话说刘女士养了一只狗,并且还让男学生入住。

李女士立刻致电寄宿家庭,说女儿不能和男学生或宠物狗同住。她说刘佳未听取其意见,几个月后又带回了第二只狗。

安韬缙的妈妈说女儿的哮喘加重,并且还出现了过敏性皮炎。

由于住宿过程中产生的压力,安韬缙5月份辍学并回到了中国,此时距离合约结束还有4个月。

李女士说:"我好后悔。这对我女儿造成了很大影响。"

'我想要回自己的钱'

这之后,李女士就一直试图讨回约8000元的房租和押金,因为她认为是刘佳违约在先。

尽管数次联系刘佳,李女士说屋主并未回复。

她说:"她至今都没有把钱还给我。"

CBC记者试图通过电子邮件和电话联系刘佳,但她都没有回复。CBC记者10月份亲自走访了刘佳在多伦多的住处,并且遇到了数位在此居住的中国留学生。

学生们说,他们与刘佳(左)和Tiff Lei(中)同住,两人所承诺的住宿条件并未达到。刘佳的丈夫(右)应该和刘佳住在一起。 (Instagram )

一个女孩已在此住了4个月,她说自己在这里的居住体验不错。但是男室友的房间没有门,房门处仅挂了一块地毯。

CBC在12月再次实地走访,并与一位男子在屋外进行了交谈。数名学生确认该人就是刘佳的丈夫。他拒绝表明自己的身份或者确认刘佳和其他留学生是否有住在此处。

但是当被问及为什么刘佳会允许男学生入住时,他说只接待女生的安排不切实际。

他用多伦多的公共交通作类比说道:"你能要求TTC把男乘客和女乘客分开吗?"

两地寄宿隶属于同一家人

CBC询问了7个家庭,他们的孩子都寄宿在刘佳位于多伦多的住所或其女儿Tiff Lei位于卑诗本拿比的住所。

7户家庭都希望获得退款,总计4万加元,但他们表示这对母女要么拖延,要么支票跳票或者根本不回复。

CBC记者曾就上述事项向Lei致电、发电子邮件并发短信。每次都被转入语音信箱。记者某次发短信后曾收到提示说号码错误,但学生家属确认该号码确实是Lei的号码。

Oswald Li 和 Tiff Lei 在BC 省的Burnaby住了六个月直到居住环境迫使他另寻住处。他现在依然在那里上学。 (Harold Dupuis/CBC)

19岁的李治廷说他正在试图向Lei讨回1400加元的押金。他和另一名中国学生在Lei位于本拿比的住处住了6个月,2019年2月搬出。

他说住宿体验犹如"噩梦"。他说入住前被告知每天有三顿营养餐食,但实际上只有牛肉干、薯条和热狗。他说大部分食物都不新鲜。有时在他们就餐后,Lei自己晚餐会吃牛排。

某网站(现已失效)上的照片显示,多伦多和本拿比的这两处寄宿餐食包含鸡肉、蛋糕和蟹。

当被问及食物品质时,多伦多住处的那名男子告诉CBC记者:"你不可能每天都吃海鲜吧。"

搬出后,李治廷说Lei给了他一张支票用于退还押金。但支票跳票,无法支取。

他说:"这让人很沮丧。"

CBC询问的家长、学生和安置中介机构经由微信偶然认识了彼此,他们很快发现自己与这对母女打交道的经验都颇为类似。

刘佳被发现在与不同家庭联络时会使用多个姓名,对李丽梅她用的是"Fiona Liu"或"Liu Jia (刘佳)",对其他人她用的名字是"Gao Ling Qian"。

CBC记者通过房产记录确认,安大略和卑诗的这两处房产都登记在同一户人家名下。

"她们欺骗了学生"

一家北京的中介机构通过刘佳及其女儿为李治廷和其他学生在加拿大寻找寄宿,其主管告诉CBC,他感到被这对母女背叛了。

位于北京的北京恺尔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负责人李鹏对记者说:"我感到愤怒,非常非常愤怒。这些学生还很小,她们(刘佳和Tiff Lei)欺骗了学生。"

他说Lei提供给家长的寄宿地址离学校较近,但学生抵达本拿比后才发现,他们被带到了较远的一处住所。

在多伦多,刘佳告诉一些学生从住处走到学校只需5-15分钟,但实际要花将近90分钟。

CBC询问过的所有学生都提前搬了出来,但有些还留在加拿大。

李鹏说他的公司和另一家位于石家庄且也与Lei有合作的安置中介机构都自行垫付了学生要求的退款。

他说,他告诉刘佳他会派朋友去她家收钱,之后拿回了9000加元。

两家公司都表示还被拖欠了数千加元。

他说:"我们当初相信了她们。是我们的错。"

初来乍到 维权受阻

一些家长告诉CBC他们正在考虑采取法律行动,但很困难,因为他们远在中国,不了解加拿大的司法体系。

李鹏说这家人欺骗初来乍到的小留学生,因为学生们举目无亲,不了解如何运用法律维权。

他说:"他们在加拿大没有亲人,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