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itoba·CBC Investigates

"他本应该帮助我们的":移民代理人消失 中国移民损失数千加元

由24岁的贾志浩(音译)经营的加途移民咨询公司,在3月初悄悄关闭了其在Pembina公路的办公室。似乎在一夜之间就清空了所有家具,也没有通知房东或客户。

某客户称她给了这个代理人一万加元,却没有得到任何服务。

贾志浩的一名客户说贾的消失令她损失一万加元。CBC已经同意不透露其姓名,因为她担心这会对她未来的移民申请造成不良影响。 (Jaison Empson/CBC )

查看这里阅读中文版。

Read the story in English here.

据称,温尼伯的一个移民代理人从城中消失,致使一群中国移民陷入困境,损失数千加元。

由24岁的贾志浩(音译)经营的加途移民咨询公司,在3月初悄悄关闭了其在Pembina公路的办公室。似乎在一夜之间就清空了所有家具,也没有通知房东或客户。

"他本应该帮助我们的——但他并没有,反而伤害了我们。"朱莉这样说道。 她是贾的客户,CBC已同意不透露其真实姓名。

  • 您是否有过被持牌或无牌移民顾问欺诈的经历?请发送电子邮件至iteam@cbc.ca或致电保密举报热线204-788-3744。

朱莉说,她于2019年3月1日给贾一万加元,以帮助她申请毕业生工作许可,并最终协助她获得加拿大永久居留身份。

然而,付款后不到两周,贾就不再回复她的电话或短信,自此之后她就一直在心急如焚地寻找贾的下落。

"没人,没家具,人去楼空"

当朱莉3月11日去贾的办公室时,她就察觉到有问题。

"我们发现他的办公室完全空了。一个人都没有,都走了。没人,没家具,人去楼空。"她说。

由24岁的贾志浩经营的加途移民咨询公司,据称在没有提供服务的情况下从中国到加拿大的新人手中窃取了数千加元。 (由'朱莉'提交)

CBC已经同意不透露这位本文中称为朱莉的女性姓名,因为她担心公开后会影响她未来的移民申请。

根据持牌移民顾问项宇(音译)的说法,至少有13名中国移民称他们受到了贾失踪的影响,而朱莉也是其中一名。项宇目前正在与朱莉和其他一些陷入困境的客户一起工作。

项说,在这个移民代理人消失前,曾有人给了贾2万余加元,却只得到了部分服务。

"这件事对他们造成伤害的严重程度因人而异。"他说。

项说,有些客户支付了费用却未得到任何服务,而其他有些客户得到了部分或全部的服务。但是,项对他们申请的合法性提出了质疑,因为贾并没有为他人填写移民申请表的许可。

CBC未能与项的客户交谈以独立核实此论断。

与CBC交谈的客户表示,在她看到贾公司的在线广告之后,她觉得她可以信任贾。网站称在曼尼托巴中国商务联欢晚会上,公司被提名为2017年度"最佳新兴中国公司"奖。

当朱莉去这家公司时,她刚刚从学院毕业,需要找一份工作以获得工作许可并留在加拿大。

根据朱莉与公司签署的聘用协议,她同意向加途移民咨询公司支付一万五千加元以帮助她找到工作,并最终协助她申请加拿大的永久居留权。

朱莉预付了一万加元,并需要在之后支付剩余的五千加元。

当被问及为什么人们为移民服务而付费时,她说:"我们是新来的。我们不熟悉加拿大的移民服务或工作环境。"

"我们需要帮助。我们需要指引和指导。我们需要咨询那些知道如何帮助我们的人。"

加途拖欠两月房租

Pembina公路675号的房东在3月5日接到了加途移民公司一名员工打来的电话,称办公室空无一人。

物业经理Eileen Gaynor说:"她说这个地方已经被清空了。"

CBC未能联系到贾就此事发表评论。给贾的手机发送的信息和拨打的电话都没有得到答复。此手机号码正是他向客户提供的号码,也是加途网站上列出的号码。

CBC记者还通过土地所有权的查询探访了两处与贾有关的房产。两处都被遗弃了。其中一处房产的前门外报纸成堆。

项宇是Visamax的一名持牌移民顾问。他说贾的消失影响到了至少13名中国移民。 (Travis Golby/CBC)

Gaynor说,贾消失时仍欠了2月份的租金。他曾给过她一张支票,但跳票了。到3月份时,贾已经关闭了自己的银行账户,因此她无法继续讨要债务。

根据Gaynor的说法,贾于2018年4月搬进这片沿公路的商区。公司记录显示贾既是加途教育服务公司的的董事,也是皇家俱乐部移民公司的总裁。

温尼伯警方正在调查

朱莉说,除了付钱给贾,她什么也没有得到。起初她不知道该怎么想,但在告诉警方事发经过之后,这位女士确信自己是被骗了。

"现在官方已经介入了,所以我们不再怀疑。我们非常肯定他是一个骗子。"她说。

几个星期以来,这位女士一直尝试联系贾。贾最终打电话给了她的丈夫并警告这对夫妇别再寻找他的下落。

"他说他认识我们。他已经掌握了我们的信息,他[说]如果我们打电话给警察的话,这将对我们的移民进程产生不良的影响。"朱莉说。

在向警方报告了贾之后,朱莉打电话给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和温尼伯的移民顾问王宇(音译)。王宇是持牌移民顾问,而贾是其代理人。

在加拿大,根据"难民和移民保护法",只有通过移民顾问监管机构——加拿大移民顾问监管委员会(ICCRC)许可的人员或是资格完备的律师才能就移民申请提供建议或代理服务并收费。

温尼伯警方证实,他们收到了客户的报告并正在调查。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表示,确认或否认他们是否已展开调查并非他们的职责。

截止目前,还未有任何指控被提出。

贾不被允许提供移民建议:加拿大移民顾问监管委员会(ICCRC)

贾没有移民工作的牌照,但他被雇佣来为王招募客户。

贾不是ICCRC的成员,但他注册为王的代理人。

根据当前的ICCRC规定,代理人不得就移民过程提供任何建议。但根据ICCRC的持牌顾问项的解释,这些规定经常会被忽略。

加途移民咨询公司自2018年4月租下了位于Pembina公路675号二层的办公室。这栋楼的房东说加途公司在3月初离开了,并欠下了两个月的房租。 (Lyza Sale/CBC)

王告诉CBC之前他并不知道贾从客户那里拿了钱,直到三月中旬一名女子打电话给他并称代理人窃取了她的钱。

"他本应该为我招募客户的,"王说。 "然后由我来准备递交给加拿大公民和移民部的申请。"

王说,贾本月初告诉他,他要搬到温哥华了,所以王取消了与他的代理协议。 ICCRC确认该协议于3月15日被取消。

他说他不知道贾收来的钱会在哪里,他也无法获取客户名单。他说他曾多次向贾发信息询问这些钱的下落,但并没有得到答复。

"我根本没看到钱。"他告诉CBC。

项说,更多人没有联系王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们并不知道王就是那个贾为之工作的顾问。

朱莉说,刚开始时,她害怕说出来,但她决定不能保持沉默,放任其他人成为受害者。

"我们曾经信任过他。"她说。

"我们希望人们[知道] 加途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也希望人们知道贾志浩是个什么样的人。 就我个人而言,我想要回我的钱。"

朱莉说贾在2012年作为一名学生来到加拿大,并走了与她相同的路,这使他的行为更加令人震惊。

"他在这里学习、毕业并在这里工作。所以我认为他应该知道我们的想法。他应该知道我们的感受——作为新人来到这里的感受。"

每年被报的移民顾问违法案件有二百余起: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

加拿大移民顾问监管委员会不能合法地起诉或调查欺诈指控。它可以在其成员的代理人行为违反职业道德时,对顾问进行惩罚。

初犯时,委员会成员会收到书面警告。

第二次再犯时,该成员被罚款100加元。

CBC曾要求与ICCRC进行面谈,但在要求的时间范围内面谈未能被安排。

在一份准备好的声明中,监管委员会表示,它无法披露目前其正在进行的任何调查的信息。

但是项说他听过太多像朱莉这样的故事。

"这对加拿大移民体制的声誉产生了巨大影响。"他说。

"同时,这些到加拿大的新人与加拿大的各种服务供应商之间缺乏信任。"

根据加拿大边境服务局提供的数据,他们每年收到近180起涉嫌移民顾问违法的案件。

这其中约120宗投诉涉及无牌顾问。

项说这些案子不只涉及到钱。申请表迟交或递交有缺失和错误的表格可能意味着申请人被拒绝授予工作许可或永久居留权,而后果可能是被驱逐出境。

"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人们在这里的命运。"他说。

About the Author

Kristin Annable is a member of CBC's investigative unit based in Winnipeg. She can be reached at kristin.annable@cbc.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