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tish Columbia

種族與房地產: 華裔加拿大人發言回應模式化觀念和偏見

華裔加拿大人表示,他們感到被人不公平地指責為導致大溫哥華都會區房價負擔不起的原因。

前《公主我最大》參演人卓微表示,「很多時候你都被誤判。」

Pam 趙 (左)和卓微(右)曾在前網上真人秀系列《公主我最大》演出,兩人現時在Point Grey 區經營一家花店。 (Bal Brach/CBC News)

This story is intentionally published in traditional Chinese

隨著房地產價格上漲、房價負擔不起等問題在大溫哥華都會區繼續引起爭議,華裔加拿人社群中的某些人士表示,他們覺得不公平地被人指責為問題的根源。

們說,人們談及大溫都會區的外來房地產投資時,一般都傾向於把所有的中國人歸入同一類別之內,視之為把當地房價炒高的富裕外國人。

他們說,這種看法根本不正確。

城市規劃師和研究員甄瑞謙(Andy Yan)在加拿大中文電台主持一個每月一次的國、粵語聽眾來電節目。

甄瑞謙自己的祖父是以前需要支付人頭稅才得進入加拿大境的華人。他說,華裔加拿大人對負擔不起目前房價的問題有其經歷,但是他們的經歷還未得被講述。

在加拿大中文電台的節目中,來電者分享他們在面對大溫都會區房價高漲時經歷各種困難的故事,並發洩他們對外來房地產投資所引起的各種問題的憤怒。

甄氏說:「很多的來電,坦白來說都是極其憤怒的。」

「這是一種令人極為憤怒的事情,在其不平等、在其不公平、在其缺乏透明度等層面上,都是令人極為憤怒的事情。」

他說,華裔社群指責投機者為引起房價暴漲的罪魁。

研究被稱種族主義

在面對種族主義和房地產兩者間的問題上,甄瑞謙曾有其親身經歷。在 2015年發表了一項研究的甄瑞謙發現,在溫哥華西區的昂貴房屋銷售交易中,有三分之二是由名字為非英語化中文名字的人士買得。

溫哥華市長羅品信說,,甄氏的研究含有種族主義的色彩。

對相關房地產和該市場中的外來投資的案例,甄瑞謙希望看到一個更為細微的分析。

「我不喜歡不斷地把某個群體描繪成受害者, 把另一群體描繪為行為者,譬如像某些人,他們把溫哥華房價負擔不起的問題追究至超級富豪(行為者)身上。」

「而另一方面說他們的永久的受害者。」

研究員甄瑞謙說, 他的研究顯示,在他2014年的研究中,大多數購買西區房子的人都需要抵押貸款。 (CBC )

28歲的 Pam Zhao (音譯:Pam趙)是一位富有的中國加拿大人,她也曾經是一位外國人。

Pam 趙和她的商業合作夥伴卓微(Weymi Cho)曾是網上真人秀系列《公主我最大》的參演者。

她覺得,由於她的家人是加拿大投資移民,並且富有,別人便給她不同的看待,把她視為造成房價負擔不起的成因。

現時在Point Grey 區經營一家花店的趙氏說,「這種模式化觀念總是會存在的。」

趙氏說,有些人會即興地對她的財富提出批評,另一些人則會假設她不需要工作謀生。

「即使當我坐計程車去市中心時,有時司機跟我說話......然後竟會說:哦!你是中國人,坐計程車,你一定很有錢。」

「這時,我就會想這個看法是從哪裡來的呢?也許我今天喝了酒,不得不坐的士,或有其他類似的原因。」

12 歲時隨著家人來到加拿大的趙氏描述一件事:有人向她朋友的高端豪華車吐痰,而事發過程被
她和朋友在溫哥華市中心一家餐廳的陽台上親眼目睹。

被問及她對這件事的反應時,趙氏說,「你能做什麼呢?」

她理解人們對城市生活成本高昂感到懊惱,但是她感到這種憤怒被誤導至錯誤的方向。反之, 大家應該集中精力於可以解決住房危機的方案。

Pam 趙(遠左)和卓微 (中左)是網上真人秀《公主我最大》的前參演者。 (William Luk/Ultra Rich Asian Girls)

Pam趙和卓微已經不再在上述的真人秀裡參演了,她們現在全職經營自己的業務。

卓微說,「很多時候,別人把妳誤判了。」

「即使就這個花店而言,我們基本上是親力親為的......但是很多人都以為,你不需要為謀生工作,或者以為,哦! 你很幸運,你擁有一家花店等......他們以為我們只是坐在這裡喝茶而已。」

雖然有證據顯示,非居民在該地區住房市場的某些部分中占了相當大的份額,但是根據加拿大按揭和房屋公司 (CMHC) 估計,由非居民擁有的溫哥華住宅物業其實少於該市所有住宅物業的百分之五。

歷史學家余全毅 說,「責怪外國人——責怪中國人其實起著轉人視線的作用。」

「換言之,它讓我們誤以為,我們只要阻止中國人到來,只要阻止他們購買房子,只要使他們付出更高的代價,我們便會沒事了。」

「其實,你在試圖解決一個錯誤的問題。」

在 一節名為《成交!》("SOLD!")的CBC原創網上廣播中,余全毅 描述了"種族替罪羊"在BC 省中的悠久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