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ada

中国科学家从温尼伯实验室中窃取 冠状病毒的网络传言'没有事实根据'

去年夏天两名科学家被人从温尼伯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中带离, 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否认该实验室与中国当前的冠状病毒爆发间存在任何关联。

遭曲解的CBC新闻报道引发阴谋论猜想并在网上流传

A CBC News report was distorted to create a conspiracy theory circulating online, claiming that Chinese scientists stole the coronavirus from a Winnipeg lab. Here's how that false information spread. 4:42

去年夏天两名科学家被人从温尼伯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中带离, 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否认该实验室与中国当前的冠状病毒爆发间存在任何关联。

有不实传言称两位科学家是中国间谍,他们去年将冠状病毒走私到了位于武汉的中国境内唯一一座4级实验室,该传言在主要社交媒体平台和充斥阴谋论调的博客上不断散布。一篇鼓吹阴谋论的博客文章周一在脸书上被分享了6000多次。 

这篇文章甚至被转载到中国社交媒体应用TikTok(抖音海外版)上,一个推崇该论调的视频被观看了35万次以上。

加拿大卫生部和加拿大公共卫生署的媒体公关负责人Eric Morrissette在回应CBC询问时表示:"该信息不实,社交媒体上的传言没有事实依据。" 

这一阴谋论来源于对CBC去年夏天一篇新闻报道的歪曲解读 。传言最先于周六出现在推特上,商人Kyle Bass声称"一个华裔夫妻间谍团队因为向武汉实验室寄送病原体于近日被带离加拿大的一座4级传染病实验机构。"

这张医护人员照顾病患的照片周六被武汉中心医院上传至微博。武汉是此次冠状病毒疫情的中心。  (武汉中心医院 来源:微博/路透社)

这篇推特被转发了12000多次,发布者援引去年七月CBC的一篇报道,称一名研究人员、她的丈夫和他们的部分研究生学生被护送离开温尼伯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接受RCMP调查,事由是涉嫌"违反政策规定",案件属于"行政事务"。 

RCMP和加拿大卫生部都强调,公众安全未受到威胁。

CBC在报道中从未声称两名科学家是间谍,或者他们曾经将任何冠状病毒带往武汉的实验室。

专家说,不实信息在网上造成了"社会恐慌"。

约克大学全球数码公民实验室负责人Fuyuki Kurasawa说:"我们已经在推特、Reddit和其他社交平台上看到有人呼吁禁止中国游客来北美或欧洲,有人遭到针对被从航班上带离或在加拿大或美国边境被拦截。" 

"更广义的损害在于,人们对政府当局、公共卫生机构、媒体、权威消息来源产生了不信任,社交媒体助长了臆测、流言和阴谋论,它们掩盖了真实的信息。"

约克大学全球数码公民实验室负责人Fuyuki Kurasawa表示,有关冠状病毒的假信息在网上造成了‘公众恐慌’。  (Derek Hooper/CBC)

Kurasawa已经注意到,留言正从网络向现实世界蔓延。 

他说:"有人会自认是正义使者,试图找出隐藏冠状病毒真相的人,或因某些症状而认为一个人是病毒携带者,然后发动公众自行采取行动。"

假消息背后的真相

邱香果是来自中国天津的医学博士和病毒学家,1996年抵加攻读研究生。邱香果仍隶属于所在大学,近年来招收了许多学生帮助其研究。她帮助研发了应对致命埃博拉病毒的ZMapp药物,这种病毒2014-2016年间在西非使11000多人丧命。

她的丈夫程克定是温尼伯实验室的一位生物学家。他发表了多篇研究论文,内容涉及HIV感染、非典型肺炎(SARS)、大肠杆菌感染和克雅氏病。 

  一个月后,CBC发现,NML的科学家曾将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巴病毒经由加航航班于331日送至北京。加拿大公共卫生署(PHAC)表示,该操作符合所有联邦政策的规定。PHAC没有确认3月31日航班的运送行为是否也在接受RCMP的调查。

但与推特上的传言不同,冠状病毒并不在那趟航班运送的物品之列,也无法确认是邱香果或程克定安排了此次运送。

CBC根据信息公开原则获得了相关的旅行证件并进行了查核,邱香果在2017-2018年间至少五次前往中国,其中包括一次在中国新设立的4级实验室培训科研人员。

邱香果曾连续两年受邀前往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一年两次,每次停留时间最长达两周。该实验室负责研究最致命的病原体。

PHAC否认RCMP的调查、邱香果前往中国访问或任何加拿大的研究与目前的冠状病毒爆发存在关联。 

但是PHAC基于隐私,不愿对邱香果和程克定的现况进行评论。

更有效地沟通

UBC大学国际历史助理教授Heidi Tworek说,政府和公共卫生部门需要更好地传播事实,尤其是在当前的时局下,包括用相应的语言与受影响的群体进行沟通。

Tworek说:"在疫病快速爆发的局面下取得平衡极具挑战性,一方面要保障公众安全,防止发生大规模疫情,同时又要提供足够的真实信息,防止资讯真空,从而助长假消息。

 在之前的疫病爆发期间,人们就很难做到这一点。但我想强调,我们今后需要认真思考这个关键问题——如何有效且迅速地与民众就所有类型的公共健康疑虑进行沟通? 我们以后还需要在防疫期间面对假讯息,这不会是最后一次。"